返回

纵欲返古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219章 花月阁女人(6)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巨龙第二次临幸幽深的玉宫,胀裂、滚烫、酥麻、痛楚……百味交杂,火辣辣的从肉穴四周扩散开来,酸楚、酥麻涌来,说不出的滋味,道不尽的痛快,凤鸣倩禁不住挺直了光洁的玉背,昂着臻首发出一声尖叫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聂北丝毫没有怜香惜玉,马不停蹄的开始抽插起来,在凤鸣倩身体上施展百般手段,九浅一深、层层渐进、左右逢源、上蹿下跳、狂风骤雨、时急时缓,直把凤鸣倩弄得欲仙欲死,yin水飞溅!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在聂北的深入浅出的淫弄下,凤鸣倩发出一声声柔润轻舒的娇吟,而肥嫩的粉臀亦配合着聂北的动作耸动起来,小蛮腰更是骚浪的摇晃,肉穴情难自制的蠕磨收缩,正是奸情正热、欢爱正浓!

    凤鸣倩纵体承欢、主动逢迎,娇躯颤栗、肉体论下,沉醉在爱欲交欢的快感中,却苦了身下的凤凰,她饥渴难耐的胴体清楚的感受到聂北每一下的冲击力,沉重有力,正是女人所喜欢的强横,但宠幸的人却不是她自己,而是凤鸣倩!

    糜烂的交欢声、诱人的呻吟声、还有那震动的冲击感,都使得她臊热难耐,也顾不得禁忌和羞臊了,玉手无意识的在凤鸣倩光洁如玉的粉背和面抚摸起来,火热的双唇时不时掠过凤鸣倩的脸颊,想吻而难堪,不吻却难受,当真是煎熬!

    三人淫乱交媾,场面火热香艳,娇滴滴的呻吟、喘息交杂,聂北兴奋无比,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气和冲劲,腰身挺动,肉枪狂刺乱插,直把凤鸣倩肏得臻首浪摇、腰身扭摆,噗嗤噗嗤的进入声带来无穷的乐趣,飞溅的蜜汁发出‘嗤嗤嗤’的伴奏,不一会儿,聂北大腿的位置便没有一处干净的,全是黏糊糊的蜜汁,但聂北喜欢这样的感觉!

    聂北伸出一只手来,穿过凤鸣倩的腋下,穿插在凤凰和凤鸣倩相压的两只玉乳中间,手心手背顿时传来细腻柔软的触感,那感觉太美妙了,聂北上捏捏下摸摸,好不快活,腰身却没有丝毫的停顿,粗长的rou棒越插越深,他亦快感连连,气急气喘,但依然淫荡的调笑道,“倩儿,我的好宝贝,你的小妹妹真好,太多水了,我要插烂它,它夹得我太爽了,噢……好热的xiāo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坏蛋……啊……不要说了……啊……” 凤鸣倩被聂北插得美眸反白,峨眉轻蹙,却又满面春情,浪叫连连,“啊……轻点……坏蛋……呜呜……插烂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凤鸣倩销魂蚀骨的娇吟浪叫,凤凰火热的娇躯在凤鸣倩的身下婉转的扭摆蠕磨,粉胯大大的分张开来,让敏感的耻骨位置和凤鸣倩的粉胯相触,随着聂北对凤鸣倩的撞击,她亦能分享到几分快感,但对浑身欲火高烧的她来说,那一点点快感似乎只是本水车薪,远远不足,她忍不住丢掉了仅有的那点矜持,有气无力的求欢道,“小坏蛋……呜呜……给我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我……我也要……快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喔……不行……它现在在倩儿体内……啊……插得好深……啊……唔……”凤鸣倩迷离的眼睛俯视着娇靥红得像快红布的师傅,吃吃的道,“师、师傅难道……难道想……想它出来便……便立即插到你下面吗?”

    凤凰银牙轻咬,羞赧不堪,脑海里全是那根刚刚从倩儿身体里抽出来的rou棒,青筋交错、龙头硕大,上面沾满了倩儿的yin水,正一滴滴的往下滴落蜜汁,然后它便带着这些禁忌的东西插入自己身体里……一想到那画面凤凰就已经羞得不行了,可又觉得无比的刺激,荡漾的春心蠢蠢欲动,“倩儿,师傅……师傅忍不住了!”凤凰羞嗔的睨的一眼聂北,羞答答的道,“师傅刚才便被那小坏蛋欺负,你来了他才没有退出师傅的身体,可师傅……师傅好难受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嗯……喔……”凤鸣倩被聂北抽插得娇啼浪叫,正是舒爽无比,销魂蚀骨得很,娇喘吁吁的道,“那……那也不行……嗯……姐姐想来得等到倩儿……等到倩儿来了才行……啊……坏蛋……呜呜……别乱插……呜呜呜……烂了……烂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姐妹俩轮流来吧!”聂北淫笑着轻轻的拍了一把凤鸣倩光洁白嫩的粉臀,调笑道,“你们无权决定……唔……得你夫君我来决定!”聂北在凤鸣倩的体内横冲直撞,难免气急气喘,但兴奋得很!

    “坏蛋……给我……”凤凰所有的快感都卡在半山腰上,不上不下的,简直要了她的命,她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里极力的忍耐着,浑身的欲火无法发泄,烧得她娇躯滚烫灼人,细腻的肌肤泛起一层醉人的酡红,表面更是泌出一层香汗珠儿,国色天香的脸蛋儿红彤彤的,露出幽怨哀婉的渴求神色,骚媚骚动的厮磨着……

    聂北哪里肯怠慢,大力的在凤鸣倩的肉壑深沟里狂捅十几下,把她捅得痛快淋漓的时候迅速拔出‘人间凶器’,骤然间杀入凤凰娇嫩幽深的禁地深处……

    忽然一根粗长火热的巨棒插入,凤凰娇躯挺了一下,在颤抖中发出一声娇媚入骨的满足呻吟,“噢……”

    聂北手臂够长,能勉强把两个叠起来的丰满美女搂住,下身猛挺,根本不给凤凰喘息的机会,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